mc

藝言匯

《迷霧記》﹣馬若龍個人作品展

2010/09/29 - 2011/01/01

和香煙談戀愛的人

吸煙和談戀愛有什麼共同之處? 吸煙的時候, 要借嘴巴來吞雲吐霧, 而談戀愛呢? 口吐甜言蜜語當然是最好了, 但最重要的是一顆真心吧。 所以, 當看過展覽《迷霧記》, 您一定會認為馬若龍先生是一個真心和香煙談戀愛的人。

據說, 遠在三千五百年前美洲印第安人已開始吸煙。 到了十五世紀, 哥倫布除了發現新大陸、 印地安人外, 還有煙草。 今天吸煙的風氣遍及地球, 無論您是否吸煙者, 煙草和大眾的日常生活有著種種密切的聯繫。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起, 它也成為許多現代的重要哲學、詩歌、小說與戲劇中的引例、主旨、題材、或甚至一個角色。

誠然, 在現代生活中, 香煙在我們的身旁隨時隨地顯示它矛盾的多樣式和特殊性, 當然這些特質的授與者是我們 —— 人。 馬若龍先生是有名的建築師, 既集畫家、 詩人、 創意人、 愛貓者和美食家一身, 又是與生俱來的完美主義者, 所以, 每件事情經過他的手, 都會化現出它們本身不自知卻又最極致的狀態。

例如, 一支平凡到極點的铅筆在這系列中竟化為揭示生命的魔術棒: 它不斷被削尖, 身體隨着的木頭和筆芯的耗損而消失, 命運像煙屁股一樣, 短無可短铅筆終會被抛棄。 另一張同類作品與其說是畫, 還不如說是宣言: 上帝的铅筆沒有橡皮擦!

在某些作品中, 香煙更被化作了批判時弊和人類偽善的鐵筆, 例如: 不少舉世聞名的體育活動, 其贊助人就是煙草商; 香煙的煙被千夫所指, 但工廠煙囱噴出的黑煙和戰場上的硝煙卻沒人在乎……

他那些可愛的貓咪也為主人的展覽粉墨登場, 身穿華麗的宮廷服, 嘴角被塞了一根煙, 人模人樣地說:“我不在乎一個王國……”這讓人想起在十六世紀時, 法國駐葡萄牙大使尼古特把煙葉細未當作鼻煙獻給嘉賽琳太后, 並聲稱治好了她的頭痛病……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那位貓“太后”, 那蒼涼的手勢透過畫紙滲出淡淡的漠然。

這些妙想天開的作品都畫在用過的賬本上, 每頁都真實地記錄了日常生活的開支和費用: 現金、 飯錢、 總共消費、 剩餘數目等等, 而一張張仿佛和現實無關的藝術品就誕生在瑣碎的項目和數字中……藝術家以他獨有的流暢線條表述著對香煙歷史的透切了解和對煙草的熱情。 瀟洒又細膩的筆觸和有規有矩的賬頁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使圖案更突出。 他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常常讓我懷疑, 他是不是把自己的腦袋直接安裝在畫筆裡, 然後讓筆杆子一口氣順著感覺走, 直到墨水用光為止……不要說橡皮擦, 連猶疑都用不上。

閱讀《迷霧記》, 可以聽到一個吸煙者對戀人般, 如霧似幻的深情對話, 這是我們這些非吸煙者難以明瞭的一往情深。 如果你打算勸他戒煙, 那就像茱麗葉的父母要求她和羅密歐分手的結果一樣, 反而加深了他們的愛。 和這些作品相呼應的唯有西班牙詩人曼紐爾‧馬查多的《安達盧西亞之歌》:

生命猶如一支香煙
炭渣 、煙灰和火
有的人匆匆吸完
有的人細細品味

烟草毋用置疑, 馬先生絕對是細細品味生命的表表者, 而且更以得天獨厚的才情表達了他的“自由戀愛觀”。 就算無法苟同吸煙的人也深深感受到他橫溢的天才, 而作為其一份子, 我天真地希望在沒有煙抽的日子, 他願意劃一根火柴去替代。

策展人
何仲儀


回最頂